忍者ブログ

やまい

讨厌 fmkn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コメント

ただいまコメントを受けつけておりません。

讨厌 fmkn

菊池有一个特别讨厌的人。
随便一个人就算了,偏偏讨厌的人还是几乎每天都要抬头不见低头见的部下,有时候加起班来,一天能有12个小时待在一起。

其实两个人从初中开始就是同校,讨厌的人比菊池高一届,同为足球社团而相识。菊池喜欢交朋友,所以刚加入社团,第一次的练习时就跟站在旁边的人搭话了,以为同级生,完全没有用敬语,对方也很和善,笑眯眯的回应着。
后来在学校里见面会打招呼,才知道对方是一年之上的前辈。菊池有些奇怪二年级生为什么要和新生训练,就听其他前辈说起那个家伙怪怪的,社团里没人理他还坚持留下。
颜有些浓,不过很明显是个帅哥,笑起来露出前齿,怎么看都应该是受欢迎的角色才对。
菊池从小就是朋友的中心,当然懂得要想在新学校里混的好该取舍什么,所以下一次活动就冷着脸无视了那个人,跑去和部长那群人联络。
年纪还小,偶尔有些愧疚感时,菊池会偷偷瞄一眼那个总是站在角落的人,嘴角是上扬的,笑眯眯的看着热闹的人群,可是眼睛却没有光芒,好像在哭一样。
初中无事度过,菊池升上直属高中,以为会考去其他高中躲避掉被排挤的那个人竟然还在。
菊池在足球部没有看到那个人,偶尔回家路上能看到他一个人在河岸边练习颠球,确实很喜欢足球的样子,练习的时候眼睛里都是笑意。
那时菊池已经听了蛮多那个人的传闻了。
是家里的独子,父母都在工作,从小就是一个人,跟朋友相处时给人努力过头的感觉,不知道怎么就被讨厌了,在小中高直升的学校里被同一批人排挤着,大概是也没跟父母讲过,就这么咬着牙硬挺了快10年吧。
菊池也渐渐受旁人影响,真心讨厌起那个人。明明被排挤还一副没事人的样子看着碍眼,连后辈这一批都开始给他施些小绊。
“中岛前辈,又在一个人练习了啊?”
一行人走过河岸边时,会有人特别大声的喊那个人,就为了看一眼那人略显难堪的表情。
菊池站在那群人中间,渐渐发现自己会开始期待那个人可怜兮兮的样子,甚至蠢蠢欲动想着什么时候由自己亲自让那个人露出那种表情。
那个人高中毕业考上一所还不错的大学,就在菊池以为这个人会这样消失在自己的生活中时,就听到也考上那所学校的前辈说那个人大一没有结束就退学了,不知道去了哪里。
当时菊池没有表现出来,心里其实挺震惊的。真的以为那个收到什么样的对待都会默默忍耐着的人会就这么一辈子忍耐下去的,怎么逃走了呢。
所以当菊池在大学入学式上看到那个人一脸认真的站在新生队列时,一种无法言喻的感情涌出来了。
对于都市出身的菊池来说考入这所偏远的学校是个意外,周围没有一个熟识的朋友,更意外的就是会遇到他了。
那个人的视线终于扫过来,菊池一瞬间不知道该做出什么表情,显然是被认出来了,因为那个人眼睛里有一闪而过的难堪。
在中学高中的几年,菊池一直在站在一旁冷眼旁观的角色,不亲自动手,可是也绝不多嘴阻止。后辈这一行做出最过分的事恐怕是把那个人每天都抱着的最喜欢的足球抢过来用铁棒扎破丢进河里。
初见面的时候那个人说到过那个足球,是某一届世界杯时用的足球,父亲到国外出差时带回来的,一直很珍惜的在使用。
那时菊池双手插在口袋里,站在河岸之上看着那群无聊的同级生指着奔进河里去捡那个破掉的足球的那个人哈哈大笑,第一次意识到自己大概是对那个人有什么不能对人说的感情。
绝不是喜欢什么的这种恶心的感情。
因为菊池想要看到那个人哭的更惨的样子的欲望强烈到几乎要无法抑制,同级生那群蠢货作出的这种中途半端的欺凌根本不能满足菊池。
是讨厌吧,自己一定是讨厌这个人到一定程度了。
菊池这么对自己说。
那个人恐怕也意识到自己强烈的讨厌了,即使从来没有被直接做过什么,在学校碰到面时也会露出略显害怕的神情。
就是这个表情,眼睛垂下来,可怜兮兮的样子,是菊池最想看到的表情。
交友圈已经稳定下来,那个人也即将毕业,菊池就这么压抑着自己直到大学。
再次看到那个人的瞬间,菊池就决定了。
要让那个人的生活中只剩下自己才可以。
他的笑,他的哭,要全部掌握在自己的手里。
PR

コメント

プロフィール

HN:
No Name Ninja
性別:
非公開

カテゴリー

P 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