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やまい

菊池想 fmkn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コメント

ただいまコメントを受けつけておりません。

菊池想 fmkn

菊池风磨,一个正直青年,从小就活在别人家的孩子的阴影中。

对于那个中岛家的孩子,菊池经历了波浪式的心理历程。

还很小的时候,虽然不想承认,菊池确实是崇拜过中岛健人这个比自己大一岁的隔壁的哥哥的。

被妈妈说了“健人哥哥都自己穿衣服哦。”,才上幼儿园小班的菊池就会笨手笨脚的往自己身上套小外套了。

“想和健人哥哥一起牵着手去幼儿园吗?”

菊池风磨简直没脸回忆那个一脸期待的伸手去捉中岛的手的小不点的自己。

对健人哥哥的盲目的崇拜(?)一直维持到中学时期,随着菊池小伙子叛逆期的到来而渐渐褪去了。从健人哥哥到隔壁的那个中岛,称呼就像旋转的龙卷风,说变就变了。

“你就不能像健人君一样让妈妈省点心吗?”

妈妈习惯性的在菊池闯祸之后搬出儿时的救世主,可是叛逆期的小子也只会嗤之以鼻上楼回房间,还不忘把房门锁起。

说实话,上小学之后菊池和中岛就没有幼儿园时那么亲近了。

即使仍然是同一所小学,一年级的差距在小学生里已经很大,开始还会一起上学回家,中岛当上班长需要留校帮忙,菊池也找到一群同路的伙伴。等到小学毕业正式进入不同的中学,菊池渐渐也不知道和中岛见面能聊些什么,只是从妈妈那里还能听到几耳朵中岛的种种事迹。

健人君现在是学习委员长啦。

健人君上个月在钢琴发表会上成功演奏啦。

健人君,健人君,健人君。

对于正想要好好享受中学时代,大玩特玩的菊池心里,健人君真是个碍眼的存在。

菊池单方面的对于中岛幼稚的拒绝到进入高中又消失了。

拿到这所重点高中的录取通知书时,妈妈邀请了邻居的中岛一家前来庆祝两个孩子终于又进入同一所学校。

饭后长辈们在客厅里聊天,菊池被妈妈嘱咐好好招待中岛,就把人领回房间。

说实话,上一次这样两个人单独相处的空间已经可以追溯到刚上小学时了。

“又可以和风磨一起上学了,好开心。”

大概安静的空气太过尴尬,局促的坐在菊池那张小小的单人床上的中岛又顶着那张完美的笑脸。

白痴吗,怎么可能跟你一起上下学。

菊池很坏心眼的腹诽。

平时和朋友相处时,一向以嘴巴坏著称的菊池当然说过更过分的话,可是有些话怎么也没办法对中岛开口。

即使那个笑容很碍眼,即使从妈妈那里听来的中岛完美的让人恶心,菊池都没办法把这些负面情绪真的对中岛表达出来。

其实从同个初中升上来的前辈那里听到过关于中岛的传闻,并不是像妈妈讲的那样过着完美高中生的生活。

天生的开朗过头的性格让中岛在一群劣质的模仿着成年人的高中生看来有些碍眼,又是钢琴大赛得奖者又是成绩优异的好学生,没有叛逆期的中岛反而成为异类。

后来菊池路过高年级的班级时有偷偷看过,中岛一个人孤零零的坐在第一排,明明是下课时间也在看书,和后面吵吵闹闹的普通高中生相比就显得可怜极了。

菊池想了想,还是在门口站住了。

直到中岛不经意间往这边看过来,瞪圆了眼睛,一脸惊喜。

菊池又想了想,还是抬手朝中岛挥了挥手。

“晚上下课有活动吗?”

“没有啊。”

“要不要去逛Virevan?” (*Village Vanguard)

“嗯!”

跑出教室来的中岛终于不是顶着那张完美的笑脸,而是有点孩子气的笑的露出了门牙了。

怎么有些莫名的少女气息。

菊池想。

从那之后和中岛的来往就多了起来,休息天也会叫上中岛去玩。

到了集合时间还不见人,听说他父母出差不在家,就跑去中岛家抓人。应了门铃来开门的中岛苦着一张脸还穿着全套睡衣,头发也是乱糟糟,才知道他睡过头连电话都听不到。

坐在中岛家客厅吹空调喝免费饮料看免费电影的菊池倒也没什么太大不满。

看着风风火火的冲进浴室,又顶着湿漉漉的头发裹着浴袍到处跑的中岛,菊池突然发现自己没办法集中注意力在电影上了。

需要吐槽的地方太多了。

首先,为什么是浴袍?男生一条浴巾就够了吧,为什么大夏天非要裹着一件性感的浴袍。

第二,为什么会觉得中岛性感…啊,第二条就是吐槽自己的了。

“中岛。”

“嗯?”

在浴室里专心致志和发型做着斗争的中岛用鼻音好歹给了个回应。

“你…是不是…”

“嗯?”

啰啰嗦嗦的样子实在是不适合自己,菊池想,干脆的上前从背后抱住了中岛。

怀里的人身体突然僵硬,不知道该做什么回应的样子。

中岛好香啊,下次也要买同样的沐浴液。

菊池先是想。

浴袍的手感蓬松柔软,果然比浴巾好啊。

菊池又想。

什么时候开始邻居家的哥哥比自己还要矮了。

菊池再想。

又不会太矮,下巴放到他肩膀上也不会弯腰觉得累。

菊池还在想。

眼前就是镜子,菊池抬眼看了僵住的中岛的脸。

这还是第一次中岛避开菊池的眼神,也是第一次菊池故意去直视中岛。

果然这个人有一种工口感。

腿细细的,可是脸和肩膀都有些肉感,不显得胖,又透出一种丰腴的性感。

以前中岛有长得这么好看吗。

菊池先是想。

才刚洗过澡就又流汗了,有点想舔掉中岛脖子上的那滴汗啊。

菊池想着,也就这么做了。

怀里的人已经不只是僵硬了,开始能感受到颤抖了。

中岛真的好乖啊,都不会反抗我的。

菊池先是想。…………这么想的瞬间就被中岛挣脱开了。

一只手捂着脖子被舔过的地方,中岛转过身来一脸不可言喻的表情盯着菊池。

脸颊红红的,好像害羞了。

菊池先是想。

该怎么形容中岛现在的表情呢,一脸娇羞?

菊池又想。

啊,耳朵,脖子,锁骨,肩膀全都红了。好可爱。

菊池再想。

要不,再做点什么会让中岛变红的事情吧。

菊池想着,就试图用手去勾中岛的脖子,谁知道对方似乎有所察觉,微微侧身躲过了。

正当菊池又要开始想的时候,就被这个家目前唯一的主人捉住了手腕,几步拉到玄关,推出大门,关门,上锁,一系列动作一气呵成。

看着紧闭的大门,菊池只好从口袋掏出手机。

啊,不过现在中岛不会接我的电话吧。

不用想菊池也得到了这个结论。

PR

コメント

プロフィール

HN:
No Name Ninja
性別:
非公開

カテゴリー

P 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