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やまい

睡不着 fmkn

菊池从浴室回房间时看了一眼手机,已经半夜1点多了,想到明天一早就是工作,不由得一阵烦躁。通常是沾枕头就能睡着派的他难得全无睡意,在客厅看了半天电视也没办法静下心来,索性又去泡了个热水澡。

进房间,大灯明晃晃的开着,那个人把自己完完整整的裹在被子里看起来特别舒适的趴在床的右边,像漫画里那样姿势标准的把下巴垫在手背上面,摘掉眼镜看着放在极近距离的平板。菊池瞄了一眼屏幕,是中岛这段时间在追的美剧,好不容易忍住囤了几集,明天又没有工作,看来是准备今晚看个痛快。

灯太亮了我睡不着。

看中岛窝在床铺的一角兴致勃勃盯着屏幕的样子,不知怎么,菊池觉得更烦躁了。

啊,抱歉,我来关掉!

心情很好的中岛没听出来或者说根本没仔细去听菊池不甚友好的语气,轻快的爬下床跑去门口关掉大灯又蹦蹦跳跳的冲回来,急不可耐的继续刚刚暂停的情节。

菊池面无表情的躺在一边,盯着黑漆漆的天花板。

岛,声音太大了。

本来对于平时在大音量的外放摇滚乐的伴奏中也能呼呼大睡的菊池来说,电视剧里那点微弱的对话根本构不成威胁,今晚却听起来尤其刺耳。

对不起对不起。

岛眼睛不离屏幕,嘴上道着歉,伸手去旁边的小桌子上拿耳机。

菊池继续面无表情的躺在一边,盯着黑漆漆的天花板。

侧头看了一眼旁边,戴上耳机的中岛恢复了把手垫在下巴下面的漫画式姿势,正看得起劲,屏幕的反光在他脸上忽明忽暗的。

这人手背垫在下面都不会痛吗。

在心里咋了一声,菊池闭上了眼睛。

一只羊,两只羊,三只羊……

五分钟后,菊池再次睁开眼,面无表情的盯着黑漆漆的天花板。

左肩有点酸,翻个身侧躺着。好像右手又有点麻,那还是仰面躺着。啧,脖子真硬,把枕头抽出去,不行,落枕了明天工作会麻烦,还是把枕头垫回来。

岛。

戴着头戴式耳机全神贯注看着美剧的中岛完全没有反应。

岛。

没反应。

“……诶?!

被扒掉戴在脑袋上的耳机时中岛明显被吓了一跳,眼睛瞪得比平时又大了一圈,暂停都忘记按,惊魂未定的盯着旁边的菊池。

叫你也听不见,屏幕太亮了!

啊那、那我去客…”

你不睡我也睡不着!

诶?

2点多了能不能快点睡觉啊!

可是明天我没工作、

你没工作我可是要起个大早的!

诶?

借着屏幕的光,眼看着中岛从一开始的不知所措到有点不好意思又到眉头渐渐皱了起来,刚刚靠着囤积半天的烦躁而爆发的菊池内心就敲起鼓来了。

果然,下一秒,中岛就抱着平板和耳机起身,一脸气嘟嘟的也不肯再看菊池,站在床边把脚往拖鞋里塞了两次都没成功,索性赤着脚吧嗒吧嗒的跑出卧室去了。

……砸了。

被异常的失眠打倒,没忍住就把睡不着的火撒到无辜的中岛身上,这下好了,把人惹急了。

每次两个人有了冲突,中岛总是这样默默的跑开,菊池有时候很不爽他这样的解决方式,但这次明显过错在自己身上,怎么想,都该主动点。而且,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中岛是男孩子,哄起来不要太简单,基本上菊池肯低个头说个软话,那边就能恢复了。

然而对于二十多岁的男生来说,主动认错本身就是最大的难题。

如果就这么躺着睡过去,明天早上说不定中岛也不记得这件事了,又不是什么原则性的大过错,等工作忙碌起来,两个人很快就能和好如初吧。菊池有些动摇。

可是……这样的话中岛就太可怜了。忍了很久的连续剧没办法全身心的享受,难得的休息日没办法过的开心,而且以他的脾气,今晚都不会进来卧室,就要在客厅的沙发上窝一整晚。说不定以后看到这部连续剧都会心里有个疙瘩,甚至都不能躺在床上玩平板了。

……这样的话中岛真的就太可怜了。

菊池又躺着盯了一会黑漆漆的天花板,终于慢吞吞的爬起来,踩好拖鞋,又绕到床的另一边,捡起来地上被踢到床下的中岛的那双。尽量不出声音的蹭到门口,客厅里静悄悄的,也没有亮光。又静悄悄的前进了几步,才看见沙发脚旁的地毯上窝着个人影。

平板和耳机被丢在一旁,中岛全身蜷成一团倒在地上,怎么看都可怜兮兮的。菊池心里一紧。

岛。

那一团没任何反应,浑身都散发着拒绝的意味。

回房间去睡嘛。

继续看美剧嘛。

菊池把平板捞起来小心翼翼的递到中岛面前,中岛侧了个头继续用后脑勺对着他。

该说的话堵在嘴边,只能干巴巴的带着黑暗中对方并看不到的讨好的笑容一点一点尝试。

地板很硬的,明天睡醒会不舒服诶。

那个,明天我一早有工作嘛,睡不着就很…”

岛,说句话嘛。

对着自己的后背因为身体向前蜷缩起来,当作睡衣的宽松T紧紧贴在皮肤上,骨骼都清清楚楚的显露出来。这一两年来因为菊池节食克制体型,中岛变成了比较壮的那个,本来就容易发胖的身体,随时摸上去都是软乎乎的。此时本该厚实的背部透着脊椎骨,看上去特别单薄又无助。

刚入社菊池有一段时间对中岛的印象都是被宠坏的小孩。即使年长一岁,家中没有弟弟妹妹,独享父母两份爱的中岛总是无拘无束勇往直前,对食物异常计较不懂分享,和同龄人相处也不甚顺利。

话多,多动症,整天露着两颗门牙傻呵呵地笑。

菊池就渐渐的对着这样的中岛动了情,喜欢他永远生动的表情,喜欢他踹在心底的小心思,喜欢他曾经还细细的胳膊单薄的身板,喜欢他现在厚实温暖的身体,喜欢他一点点对自己敞开显露出来的真正的中岛健人。

菊池从来不认为自己是个温和的人,典型的男校作风,脾气上来就恨不得和对方争个高低,偏偏就对中岛服了软,固执又漫长的叛逆期过去第一个解决的就是和中岛的关系。当然,能够以恋人的身分交往是意外收获。当菊池对中岛的感情堆积到无处宣泄,在工作在生活的各个方面中溢出来时中岛意外的点头接受了这份感情。

爱中的中岛只会比以前更让菊池爱不释手,刚开始时甚至会怀疑交往的真实性,摸不到中岛的手就会不安的心慌,第一次吻到中岛的唇,像是初恋的少年般心脏跳的快要从胸口里冲出来。想把他藏起来,想把他永远绑在身边。不断膨胀的欲望忍了又忍,终于邀请到中岛搬来一起住。

一直以来把中岛放在心脏里最最重要的位置上,碰不得伤不得。

现在中岛这么倒在地毯上,像只被抛弃的幼犬,菊池觉得越来越难受。

道歉吧,道歉就都好了。

菊池心里清楚得很,中岛典型的男孩子性格,给他道个歉立刻就能清爽的既往不咎了,可这句对不起怎么就难以张口。

…”

跪在地上的膝盖渐渐累了,菊池就脱力的歪着靠在沙发腿上,又后悔被失眠搅乱心绪发火又恨自己没办法坦诚的道歉。

怎么办,能怎么办。

办法了。

“…几点了?

倒在脚下的那一团开始动了,缓慢的直起身来,还是不肯看过来,中岛只是低着头问。

那、那个3点了。

看了平板上显示的时间,屏幕的亮光刺的菊池适应了黑暗的眼睛有点痛。

快去睡吧,明早还有工作吧。

岛也坐起来靠在沙发腿上,声音闷闷的。

不是、我…”

刚才对不起,不该对你胡乱发火。

这句话就这么难说出口吗。

菊池急得甚至吭哧半天也不能继续说下去。

好啦,我知道了,快去睡。

岛终于肯抬眼看过来了,眉头微微皱着,眼角自然而然垂下来,是菊池最吃不消的样子。

我知道菊池不是故意的,好了快去、

刚才对不起!不该因为睡不着就冲你乱发火!

说出来了。

岛显然也没料到嘴硬的菊池真的有老实道歉的一天,两个字没说完嘴巴就保持着张开的状态一时不知道作何反应好。

菊池更是傻眼,这是不是第一次把对不起三个字老老实实的说出来啊。

风磨……乖。

边中岛渐渐消化掉道歉,笑意在脸上漫开,在黑暗中也亮晶晶的眼睛左看右看,憋了半天憋出来这么一句,菊池瞬间有种中岛不是幼犬,自己才是大型犬的错觉。

一起去睡吧。

还未完全回过神来的菊池先被中岛扑过来给了一个表扬式的拥抱,又被环着肩膀拽起来,和自己相同的洗发露的味道扑面而来,抚平了心里一切不安。

这个人实实在在的待在自己的身边啊。

这次可以睡着了吧。

侧过头,右边那个人甜甜的笑着,菊池不由的也弯了嘴角。

晚安,好梦。




风景后续:

乖乖的闭着眼睛准备睡觉的中岛突然感觉到恋人的手,在不该放的位置。

??

手从胸前滑下去,又钻进T恤里,顺着腹肌重新爬了上来。

诶、不睡吗?

睁开眼睛就正对上刚刚还躺在旁边现在已经一条胳膊撑在床上支撑起上身的菊池的有些暧昧的眼神。岛明天没工作吧?

是没有…”

那,可以吗?

现在菊池两只手都按着肩膀,半个身体都要跨上来,中岛还有些迷糊。

刚、刚吵完架诶…”

所以不可以?

菊池眼睛一瞬间暗了下去。

倒、也不是不可以…”

眼睛又再次亮起来,紧接着就是整个身子跨过来,手腕被捉着放在枕头两边。

…”

比以往更为激烈的吻,带着菊池的味道侵入口腔。

等、你唔、明早…”

吻很快由嘴巴下移,触碰过下巴又在耳边和脖子上流连。

下午回来补觉就好、现在开始不要说话了…”

…”

嘴巴被轻轻捂住,吻从敏感的耳后又继续下移,T恤被撩起来,露出上身

岛突然反应过来,半天工作结束可以回家来补觉,刚才何必发那么大火呢。

然而很快就大脑缺氧变得无法思考了。

总之,失眠害人害己,如果再睡不着就找点事做吧。(^ ^)

PR

コメント

プロフィール

HN:
No Name Ninja
性別:
非公開

最新記事

P 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