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やまい

王子 fmkn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コメント

ただいまコメントを受けつけておりません。

王子 fmkn

1.
F side

菊池风磨十分苦恼。

他发现自己好像犯了不可饶恕的错误,但是细想下来又不觉得这是他一个人的错。

一般来讲,让人误会的人,和擅自胡思乱想的人,是半斤八两吧。

一切的源头要追溯到三个月前在足球合宿时输掉国王游戏的那刻起。

不知道谁从家里偷来大人的酒,几杯下肚,年轻气壮的少年们越来越不知天高地厚,游戏的惩罚一个比一个可怕。

最终输掉的菊池被指定的实施羞耻play的对象,就是不仅在二年级的后辈中十分有名,在全校都是风云人物的三年级,也是足球队的前辈,中岛健人。

而羞耻play也被具体为最近十分流行的壁咚。

情绪上来就不管不顾的菊池觉得不能在这种时候退缩丢了面子,满口答应,在一圈同级生和后辈的簇拥下前往因为备战大赛而进行封闭单独训练的前辈宿舍。

不少初尝酒精的少年红着脸嘻嘻哈哈,还没翻过宿舍外面的围墙就被出来查夜的指导老师发现,拿着根木棍几下打散起哄的人群,剩下第一个翻进墙内而没有被发现的菊池一个人不知所措。

嘛,愿赌服输,前辈也没什么可怕的。

天生正直的菊池决定只身完成这个惩罚,轻手轻脚的爬进宿舍的开放式走廊。

啊!

大概是上天都被菊池的诚实守信所感动,那个孤零零在月光下静静坐在椅子上的,不是中岛前辈还能是谁。

一不做二不休。

菊池二话不说走上前去,一把抓起受到惊吓而瞪大眼睛的中岛前辈的手,把人甩到墙上,趁着对方还没反应过来,另一只手咚的拍在前辈右耳边,脸也贴近到几乎鼻子要碰到的程度。

“!”

大概是刚洗过澡,前辈只穿了统一提供的浴衣,平时在学校看到的总是打理妥当的头发失去发胶的支撑,软塌塌的垂在额头。

阿勒?

壁咚是这样的吧。

达成目的的菊池一时陷入恍惚。

可是壁咚到底该怎么结束?!

菊池觉得这个姿势大概持续了有一个世纪那么长,中岛前辈虽然眼神躲闪,竟然没有任何实质上的反抗,就这么被笼罩在名为菊池风磨的阴影里。

拍在墙壁上时也许太过用力,开始觉得手掌麻酥酥的有点疼,脖子也有点僵硬,眼看就要真的鼻子碰到鼻子了。

“喂。”

终于和前辈对上眼神。

“中岛。”

糟糕!紧张过头忘记用敬语。

然后呢,该说什么,这种时候也不能认输,至少气势上不能输。

“我就是菊池风磨。”

丢下自认为又有气势又不显得失礼的自我介绍,菊池终于收回手臂,可以帅气离场了。

啊,前辈是不是生病了,脖子,耳朵,脸都红得要命。

嘛,算了,先回去报告任务完成吧♪~

当时的菊池没有发现,命运的齿轮已经开始转动了。

K side

中岛健人十分苦恼。

他发现自己苦心经营十几年的王子形象要毁于一旦了,更可怕的,他并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好。

没有什么稀奇的吧,就算是他活了17年才终于发现真正的自己。

身为双职工父母的唯一孩子,中岛从小就习惯孤身一人,唯一的消遣恐怕就是少女漫画了。

漫画中的王子总是能有各种各样的办法为少女们带来幸福,小小年纪的中岛就捂着胸口在心底起誓,要做一个为公主们带来幸福的王子。

小学起就是全校公认的人气王,这样的情况毫无意外的一直保持到高中三年级。

中岛作为王子役的经验,少说也有十年,中间不是没有女孩告白,可是中岛觉得和一个女孩交往就会让更多的女孩失望,不如保持单身造福广大少女。

中岛健人,年龄17,单身时长,17年。

一年中最幸福的时刻莫过于情人节了。

保持经典微笑,收下巧克力,给女孩子一个摸头杀或者拥抱,少女们即使被拒绝也能感受到幸福。

中岛看着少女们由内而外散发出的粉色气泡,也就觉得自己也是幸福的了。

然而,发生了那件事。

足球部合宿的那天,中岛一个人坐在走廊里熬夜用手机追着刚刚更新的少女漫大触的新作,小小的女主被抖S男主圈在墙角壁咚,心动不已的中岛正捂着胸口试图恢复一下心跳时,被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后辈一把推到墙角。

???!!!

然后就……

啊!!!

只是回忆而已中岛老师就几乎要把自己埋进被子里大喊三声。

被封印在心底十几年的真实中岛终于苏醒了。

不,中岛根本不想做什么王子,他想做的,从始至终就是那个永远被人捧在手心上的公主啊。

“菊池风磨……啊啊啊啊”

只是重复对方的名字而已就让中岛老师腿软到趴在床上无法走路。

这个世界上真的存在,王子这种生物啊。

在月光的沐浴下静静闯入公主的心房,又默默离去不带走一片云彩。

哦,我的王子,你在哪里。

合宿结束,学校课程重开,中岛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借用同校的表弟佐藤胜利的学生会长职权,把王子大人能够调查到的一切熟记于心。

“喂,胜利,我大概恋爱了。”

“是吗?恭喜中岛表哥。”

窝在学生会室里特别配置的沙发上,中岛把菊池的学生档案抱在胸口。会长大人抬起头来调整了一下鼻梁上架着的银边眼镜,再次低下头去批改今天提交上来的时尚社设立策划书。

好想立刻冲去二年级的教室见见王子大人,好想和王子大人一起上下学,好想和王子大人考入一所大学从此过上幸福快乐的生活。

中岛老师沉浸在冒着粉色气泡的幻想中。

等,等等。

偷偷查别人的档案,还把地址背的烂熟,下一步是不是就要去家门口堵人。

不、不可以。

我现在做的,都是少女漫里的反派,破坏男女主角幸福的恶女人才做的事情啊啊啊啊啊啊!

佐藤会长看着冲出房间的表哥,面无表情的再次推了一下毫无角度变化的眼镜。

2.

K side

王子和公主的爱情故事都是上天注定的。

当然,王子和王子也同理。

中岛有些绝望的躺在教学楼的屋顶,身旁是最新的连载少女漫画。

男女主人公之间总是有一道看不见的红线牵引着双方,谁也剪不断。

可是怎么看,他和菊池之间都没有这道红线的存在。

不说上到高中三年级才意识到对方,即使同在篮球部,也因为三年级的备考情况而分开训练,如果不是那句自我介绍大概连名字都不知道。

新学期开始一个月,中岛不肯去做少女漫中注定悲剧的女二该做的事,按部就班上下学,就连菊池的影子都没看见过。

这一个月里因为脑袋里只能想着菊池的事,中岛无法考虑其他人的心情,不知道让多少少女哭泣。

也许,大概,可能,该放弃了。

中岛决定忘记菊池,重开自己的王子路线造福广大少女。

然而。

《英雄救美小剧场》

“喂,你们在干什么。”

中岛主角光环,想要拯救被混混勒索的同校女孩。

果然还是现实,不像漫画里的男主角品学兼优,连打架都胜人一筹,中岛被一脚踢到肚子的时候就意识到这个差距了。

哭得梨花带雨的女孩子跑掉了,万幸。

“就、就是他们…”

危险!怎么女孩又折回来了。

仔细一看,跟在女孩身后的不是菊池风磨还能是谁。

《配角神助攻》

“中岛,这周我有点事,你去盯一下二年级的训练。”

教练如是说。

“…”

“中岛,明天放学有没有空,帮老师给这次二年级的数学竞赛候补讲下题?”

听数学老师的话,中岛转天晚上推开教室的门,菊池风磨一脸无辜坐在第一排。

“…”

“表哥,周末要不要去游乐场?”

佐藤胜利被同班女生以死相逼来约中岛。

“都有谁?”

“我。”

周末中岛老实赴约,远远看见菊池风磨在佐藤胜利和一群女孩子间打哈欠。

“…”

“表哥。”

中岛最近不太想理这个寄住在他家近十年的表弟。

“我带了朋友回来,介绍一下,松岛聪。”

“前辈好。”

“聪的表哥也是我们学校的。”

“哦?”

中岛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我表哥叫菊池风磨^_^”

松岛聪瞪着双大眼睛,笑得无所畏惧。

“…”

“健人。”

回家看到少见的准时下班在家的父母,中岛有些吃惊。

“妈妈爸爸觉得很对不起健人,但是…”

再次不好的预感。

“工作的原因,我们要去美国一段时间。”

中岛张嘴,试图说什么,然而被打断了。

“知道健人在这边很多朋友,我们也没有权力剥夺你和朋友在一起的快乐,但是又很担心健人一个人的生活,所以”

妈妈和爸爸对视。

“健人可以住到妈妈发小的家里。”

妈妈,17年里从没有听说你有一个就住在我家10分钟走路距离的发小啊。

中岛再次试图张口,又被打断了。

“发小家有一个和你几乎同龄的男孩子哦,相信你会住的很开心的。”

“…”

中岛突然没有什么想说的了。

“妈妈发小嫁人之后,现在姓菊池哦,她的儿子和你一个学校呢。”

“…”

“…”

“…”

F side

“我回来了。”

菊池今天被教练留下来特训,拖着一身汗水,饿得肚子直叫。

推开门意外的关系很好的弟弟妹妹没有跑来迎接。

走近客厅才听到一家人的笑声,还夹杂着一丝熟悉又陌生的嗓音。

“风磨,怎么才回来~给你介绍,今天开始住在我们家的妈妈朋友的儿子,健人君。”

我叫菊池风磨,今年才满16岁,崇尚科学,最喜欢的漫画:今日から俺は!!喜欢吃的是…

啊不是,跟这些没关系。

最近就觉得不太对劲了,怎么不管在哪里不管做什么都能看见中岛前辈。

开始看前辈表现自然,菊池还以为他没把壁咚当回事,可是两个人莫名其妙总对上眼神是怎么搞的。

跑着步一回头能看见中岛,做着题一抬头也能看见中岛,连被人叫去游乐场都能撞见中岛,就在菊池觉得世界上不会有那么多巧合的时候,推开家门,再次和一脸拘谨坐在自家客厅抱着个行李包的中岛前辈对上眼神了。

不对劲,有什么不对劲。

一向沾床立刻入眠的菊池难得翻来覆去睡不着。

学校里可以用巧合解释,那突然出现在家里是怎么回事。从没有听说过的妈妈的好朋友,家就住在下个街区转角,更可怕的,菊池怎么也回忆不出家里什么时候正好空出一个房间来。

父母一间,我一间,妹妹一间,青春期之前都住在一起的弟弟现在霸占着书房,所以我隔壁中岛前辈住着的那间是??

一切都像是被设计得刚刚好,人为做不到这么完美,菊池觉得自己和中岛似乎被根看不见的线绑在一起了。

可是交友圈完全不同的两个人并没有因为住在隔壁房间而变的热络起来。

菊池喜欢身边围着朋友的感觉,在学校喜欢一群人集体活动,也喜欢带着朋友回家一起做作业打游戏,而隔壁的那扇门总是关得严严的,晚饭会一起吃,中岛也不像是认生的性格,很快就取得一家人好感,妈妈会在饭桌上给他开小灶,妹妹也天天抱着作业本美其名曰找健人哥哥辅导功课。只是菊池和中岛不管有多少巧合,总是凑不到一起。

一次放学时,难得没有球队训练,菊池照样和一大帮朋友吵吵闹闹的往校外走,远远看见中岛,和总是项链手链不离身,校服领子从来没有扣超过三颗扣子的菊池不同,穿着整整齐齐的制服,手腕脖子上都空荡荡的中岛,站在校门口等人。

不出意料的,本来看向别处的中岛立刻转过头来和菊池对上眼神。

怎么说呢,很陌生的感觉。

菊池从不觉得自己和中岛有多熟悉,可就觉得远远看过来的中岛并不属于他脑海里中岛前辈应该有的任何一种样子。

那天晚上菊池时隔几个星期再次失眠了。

那根线,到底会把他和中岛带向哪里。

第一次菊池感到好奇了。

3.

K side

中岛很低落。

这个世界像被谁操控着,把一切漫画的巧合强行压在他和菊池的身上。

一直和中岛搭配很好的队友突然受伤,大赛时的位置被菊池顶上。被不同男生女生的朋友约出去玩,到场总是不意外的看到同样一脸震惊的菊池。上学放学不管早出发还是磨磨蹭蹭,总是会和菊池一个时间。

菊池大概也意识到这些刻意过头的巧合,最近的态度尤其冷淡,有时候迎面碰上也不像刚开始那样规规矩矩的问好,更是连眼睛都不肯对上。

听终于搬回自己家住的佐藤表弟说,菊池高中前一直是男校,恐怕现在正是要放飞自我,追求女孩子的时期。

唉。

中岛泡在菊池家的浴缸里,有些苦恼的把手机丢到远一点的衣物篮里。

不知道是佐藤传来的信息还是浴室里浓浓的雾气,中岛整个人都觉得晕乎乎的。

大概没有这些诡异的巧合,和菊池一辈子都不会有什么交集吧。

一向讨厌消极思考的大脑似乎罢了工,中岛忍不住往不好的方向假设。

其实早就意识到两个人的差距了,那天在校门口等佐藤时就感觉到了。

菊池身边总是有很多朋友,待人接物随意却又不显得失礼,成绩也保持在优秀的范畴内。

那个人似乎毫不费力就能把一切做的不过分瞩目又滴水不漏。

中岛成绩徘徊在中上游,交心朋友属于少数派,在前辈后辈眼里是个好少年的形象,可是这背后他不知道付出了多少。

背书并不是强项,就只好比别人付出多一倍的时间,所以早早视力坏掉,回家就要摘掉隐形,换上土气的镜框眼镜。面对女生时张口就来的心动台词自然不能原封不动应用在男生身上,在朋友眼里反而显得有些无趣,个位数的好友里还算上了本来就是亲戚的佐藤。

中岛有时也能感觉到同班生里对于自己的王子路线颇有不满。之前和佐藤约好到天台吃午饭,背阴处正巧几个同班生也在,大概是没注意到这边,中岛才想上前打招呼就听到小群体正在谈论的中心就是自己。

“那个中岛也太拼命了吧。”

“真当自己是漫画里的王子了,看着就累。”

“对对对,那个家伙真是叫人看着就觉得累。”

然后就被明明长了一张该魅惑众生的脸却总是面无表情的表弟捉着回学生会长室解决了午饭。

叫人看着就累。

这也不是第一次中岛听到别人这么评价自己了。

小学的时候,同学们都下午早早放学结伴打游戏,只有自己要去钢琴教室上课,同社区的妈妈们经常捂着嘴用尖尖的嗓音小声的说着,“这孩子看起真累啊。”

明明中岛并不讨厌弹钢琴,却被人用可怜的目光看着。

初中的留言册上也有老师写说,“中岛君是个有上进心的好孩子,如果能学会放松自己就好了。”

努力明明该是件好事,放在中岛身上就好像成了缺点。被人觉得是神经质的完美主义者,甚至觉得可怜。

在天台上时,同班生的话就像是一把小刀,把中岛想要遮掩的部分不留情面的用力刨出来又血淋淋的直接丢在本人面前。

早已习惯自我消化外界影响的中岛也费了些时日才又调整好自己,直到菊池的出现。

那个人的一举一动都和中岛截然相反,似乎永远在提醒着他那为了接近完美而拼命过头的种种行为像个傻子。

可是真的好喜欢那个人啊。

看似漫不经心的和朋友在一起玩乐,却又在认真听着每一个人说的话。即使是叛逆期,回到家来也绝不会对妈妈大声说话,对待弟弟妹妹也是甜得像要滴出糖汁。而那晚的壁咚,更是让中岛到现在想起来都要脸红。

自然而然散发出来的男人味道让菊池就像个行走的荷尔蒙集合体,无时无刻不在扰动着中岛的心。

本来就不善于泡澡的中岛在雾气蒙蒙的浴室里越发晕眩。

没有戴眼镜的双眼无法对焦,甚至出现了朦胧的菊池就在眼前的幻觉。

如果旁边再站上一位较小的可爱少女,恐怕就可以直接拿来做新一期少女漫画的封面了。

中岛不自觉伸出手来想去触碰那个高高瘦瘦的幻觉。

啊,有点远。站起来好了。

中岛撑着鱼缸的边缘想要站起来,却听到那个幻觉似乎开口说话了。

怎么耳朵里面闷闷的,都听不清楚。

泡太久澡,又爱出汗的中岛全身发软,奋力扒着浴缸想要爬出去的时候手一滑,眼看头就要撞到的时候,却被人一把捉住,揽进怀里。

本该是幻觉的菊池风磨此时现实的不能更像本人。

“中岛前辈,我的衣服全部湿掉了。”

被一系列事故吓清醒的中岛惊恐的低下头,就看见菊池一身看起来就有些小高级的全黑的西装上布满清晰的水渍,而受害者则一脸无辜的从背后环住自己的身体双手捉着他的手腕。

“!”

再次出现了!少女漫里的经典情节:女主自带属性之一,随手毁坏男主昂贵物品。

中岛开始觉得如果刚才脑袋撞在浴缸失去知觉就太好了。

PR

コメント

プロフィール

HN:
No Name Ninja
性別:
非公開

カテゴリー

P 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