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やまい

元カノ大好きダメ彼氏 fmkn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コメント

ただいまコメントを受けつけておりません。

元カノ大好きダメ彼氏 fmkn

ダメ男シリーズ:1
fmkn

元カノ大好きダメ彼 ー 八寻一树X松田誠

松田很不开心。

再次被女朋友甩了之后,习惯性的打电话想叫朋友出来喝酒解闷,可是那几个损友早就烦透了松田三天两头被甩之后的酒局,他酒量又差,喝不尽兴还要听无聊到要磨破耳朵的失恋谈,一个个都以各种借口推脱掉了。

试探性的给过往的前女友们发了line,不是既读无视就是在和现男友约会,还有那边男方直接打电话来骂的。

也难怪,在情人节当天被甩,还有比这更悲惨的事吗。

松田自暴自弃的把手机丢进包包的深处,试探了在繁华街道的几家店都被“满员”和“等待时间X小时”的标示扫了兴,再加上以现在的心情实在不想看到成双结对的情侣,他转头进了一条以前从来没有来过的小巷,随便看到一家闪着霓虹灯的酒吧就推门进去了。

酒吧里十分清闲,也没有看起来黏黏腻腻的情侣,松田松了口气,走到角落里占据了一张桌子,和酒保点了常喝的酒和几道小食,无可奈何的独酌起来。

到底为什么女人都讨厌被比较呢,明明哪个都很喜欢,却要被迫着割舍掉一方。

混进酒精的脑袋在松田自己的歪理迷宫里着了道,怎么都绕不出来,也就越想越觉得难受,满腔的委屈无处诉说,索性趴在桌子上把脸藏在胳膊里任由眼眶温热起来。

“心情不好吗?”

就在这时,松田迷迷糊糊的听到上方传来温柔又好听的男声,抬起来头来,随着音乐节奏闪烁的灯光正好打到这里,背着光像是有个天使站在面前。

那一刻起,松田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八寻一树,灯光过去,一个染着金褐色头发的年轻男人站在那里,自我介绍了名字,然后主动坐下来陪松田喝酒。

不知道男人有什么魔力,和他聊起天来坏心情很快就不见踪影,明明以前和朋友喝完酒留下的也是失恋的悲伤,但是在八寻的开导下松田似乎可以很快振作起来。

“一树,你是做什么工作的?”

那晚之后,松田还与八寻维持着频繁的联系,在一起的时间太过开心,最近更是几乎每天都要见上一面。

“欺诈师哦。”

“又在开玩笑了,不过一树这么会讲话,真的很适合做欺诈师呢。”

松田笑嘻嘻的自顾自又灌下一杯啤酒。

他不胜酒力,每次和朋友在一起都被提醒不要喝多,因为“你喝瘫了麻烦的还是我们!”(朋友们的原话)。可是八寻不同,知道松田酒量很差却喜欢喝酒后,就体贴的把两个人喝酒的场所换到松田家里,还微笑着告诉松田,“喝多了没关系,我会照顾你的。”

会照顾人,可以自由的做自己,也不会烦我讲前女友的话题。

对于现在的松田来说,八寻已经成为了比其他所有人都要珍重的存在,所以当八寻向他告白时,几乎想都没想就同意了。

如果是八寻的话…

似乎只要有这个前提,即使对方是男性,即使除了对方的名字以外一无所知,松田都可以接受了。

“好怀念啊,我就是在这个位子上和前女友告白的诶。”

“诶~这样啊。”

交往后的生活和以前没有什么变化,只是两个人趁着周末进行了第一次约会。

在这家咖啡厅简单的吃了些东西,又去了动物园,久违的看见可爱的动物,松田这一周在工作上积累的压力似乎都消失了,心情愉悦,话也比以前更多。

“一树你看,那里可以和老虎宝宝一起照相哦,我和前女友一起照过呢。”

“这家冰淇淋特别好吃哦,前女友最喜欢了!”

“对了我还没给一树看过前女友的照片吧,手机里有哦,你看~”

八寻一直微笑着听着松田的话,偶尔恰到好处的回几句话,松田只觉得和八寻交往真是做过最正确的决定了。

心情很好的松田准备晚饭回家做给八寻吃,两个人一起去了超市,挑选食材又买了几瓶好酒。

“一树?”

松田去拿了几只喜欢吃的香蕉,一转头看八寻推着推车去了别的地方。

“这是…”

找到八寻的时候,对方手里正举着一个粉色的小包装盒站在五颜六色的货架前,松田立刻红了脸。

“诚的家里有吗?”

八寻的语气像是在问家里的洗衣粉用完了吗。

“没、没有的啦。”

意外是个注重心理层面的半柏拉图派的松田红着脸走过来。

“那我可以买一盒吗?还有这个。”

八寻脸上带着松田熟悉的温柔的笑容,摇了摇手里的粉色小盒子,又从货架上摸了一瓶颜色可疑的液体。

【超薄 加大】【润滑度100%】

只是看着上面的字松田都觉得自己脸上恐怕是要冒烟了,迟迟点不下去头。

“看来诚还没有接受我的喜欢,抱歉,是我逼你太紧了。”

从来没有见过八旬露出那么悲伤的表情,长长的刘海遮去他的视线,松田却可以明显感觉到他身上散发出来的被喜欢的人拒绝的绝望的气息。

回忆起两个人一起的时光,一直都是八寻在迁就着他,告白成功的那一刻,对方开心的像个孩子一样的笑容松田到现在都清晰的记得。

这个人是真的喜欢着自己,怎么能让他的爱意落空呢。

“我、我也喜欢着一树的…”

松田终于红着脸回应着八寻,又冲过去把被放回货架的两样东西塞进了购物车里,不好意思去看周围的视线而一直低着头的他也就自然看不到八寻嘴角一抹陌生的笑容。

“锵锵~pot-au-feu做好了。”

松田把炖锅端上桌,八寻已经摆好两杯红酒,看起来很有情调。

两个人一边开心的聊着今天的所见所闻一边吃着饭,松田觉得这么幸福的时刻怕是这辈子都不能忘记的了。

“对了,这道炖锅还是前女友教给我的哦,很好吃吧~”

“嗯,确实很好吃呢。”

在特意调节昏暗的客厅的灯光下,八寻的笑容都带着温度,一直暖到松田心底的最深处。

“诚,可以吗?”

松田被摆成一个十分令他羞耻的动作,不得不用手去遮挡因为双腿被抬高又分开而彻底暴露在八寻面前的地方。

“嗯、嗯…”

松田红着脸咬着嘴唇还是点了头。

两个人吃过晚饭又依偎在一起看了两部松田喜欢的电影,时针已经走过最上面时松田被八寻牵着手来到浴室。

在那里发生的事松田不太愿意回忆,只觉得短短的二十几年积累的经验都不够应付的。

然后就是卧室的床上。

被进入的时候并没有想象的那么痛,也许是因为八寻在帮忙做准备工作以及前戏时尽心尽力,到后半的时候松田甚至有了些许陌生的快感从尾骨那里蔓延开来。

“身体还好吗?”

结束后八寻体贴的把松田拥进怀里,一只手伸到被子里帮他揉着腰。

“嗯、一树让我、很舒服。”

在这种时候说些暧昧的话总是没错的,松田放松身体,任由幸福的余韵包围自己。

只是八寻的手再次开始不老实起来了。

“一、一树,还要来吗…”

“是啊。”

刚才还靠着的温暖的怀抱慢慢移到松田的上方,没有开灯的房间里看不清八寻的表情。

“可是、我有点累了…”

“那怎么可以呢。”

八寻伸出手掌,摇晃了一下五个手指。

“一共五次,今晚还剩下四次哦。”

“诶、诶?”

靠近的八寻的脸上是松田从来没见过的陌生的笑容。

“今天诚提到前女友的次数啊。”

松田僵住了。

“差点忘记,一共是六次,诚给我看了两个前女友的照片,应该分别计算。”

“一、一树…”

“之前的就算了,交往后诚也不停的在讲呢。”

八寻一边说,一边直起身来又从床头柜的抽屉里翻出了那个粉色的小盒子。

“当然了,我这么喜欢诚,怎么忍心不让诚讲最喜欢的前女友们呢。”

松田睁大眼睛,呆呆的看着八寻用牙咬开了一小包,又戴好在重新ying起来的器官上,然后大腿被那双细长的手捉住分开来。

“以后我也会耐心的听诚讲这些的哦。只是与之相对,我也想要点报酬嘛。”

“唔…!”

仍然柔软着的后面没有排斥的接受了八寻,松田下意识抓住了对方的手臂。

“这是第二次哦,诚也要帮我数着。”

“六、唔!六次,我、…嗯,我会、会死的…”

“今晚还很长呢。”

八寻仍然笑着,只是笑容里终于没有了温度。

END

PR

コメント

プロフィール

HN:
No Name Ninja
性別:
非公開

カテゴリー

P 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