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やまい

中島さんが風邪をひいた srkn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コメント

ただいまコメントを受けつけておりません。

中島さんが風邪をひいた srkn

胜利…”
(了)
佐藤胜利一手抱着一捧探望病人的标配花束,一手拎着盛着妈妈帮忙熬的菜粥的保温瓶,在中岛家门口呆住了。
前天开始中岛在工作中就有感冒的先兆,咳嗽,声音比以往更加沙哑,还不时吸着鼻子。昨天早上出现在乐屋里时已经俨然是一副病人的样子,大大的围巾绕着脖子围了至少三圈,戴着口罩,被掩去一半的小脸上带着可疑的红晕,一开口,说起话来就像上次一起看过催泪电影后还止不住哭一样带着浓重的鼻音。
下午各个门把都有或多或少的工作,胜利从经纪人那里得知中岛一个人跑去看了医生,看过行程表,明天他和中岛都是休息,索性敲定了前去探病的计划。
岛从出道前就很照顾下面年纪小的后辈,胜利自然也受了不少恩惠,私下被带着吃了不少饭看了不少电影,工作时出了差错会不着痕迹的帮一把,紧张得几乎说不出话时会在镜头照不到的地方轻轻握着自己的手。
提前取得中岛的同意又问好地址,胜利抱着慰问品就搭上计程车来到中岛一个人住的公寓前。
说中岛有点起床气
胜利想起来以前从别人那里听来的传言。因为种种原因,住宾馆时和胜利分配到一个房间的总不是中岛,后面大家都是单间,就更没有机会见识中岛刚睡醒的样子了。
只有一次年纪还小的时候,不想一个人睡的胜利抱着枕头敲响中岛的房门,只是转天一早胜利就怕打扰到中岛,轻手轻脚溜了回去,错失机会。
刚才联系时,中岛回过来的line也冷冰冰的没有温度,平时爱用的颜文字更是一个都没有见到。
恐怕生起病来是和刚睡醒一样心情不好吧。
胜利在计程车里咽了下口水,给自己提前预警,想着尽量不打扰到对方休息就要赶紧回家。
敲门的时候胜利还在莫名紧张。
第一次来中岛家,又是在别人生病的时候,是不是不太合适啊,果然不该来,早知道就拜托经纪人一起来了,或者叫上菊池或者松岛聪或者玛丽也是好的,再不济把岸抓过来也行啊
咔嚓,门锁被从里面打开的声音。
胜利一瞬间觉得心脏都被提到了嗓子眼。
胜利…”
门才开了一个缝,就从里面传来中岛带着鼻音的声音。
(了)
门完全打开了。
设想了无数种中岛生病的样子,偏偏胜利没有想到这种。
头发睡的乱七八糟,鼻子上架着黑框眼镜,镜片后面的眼睛因为生病带来的热气而湿漉漉的,脸颊上升起不正常的红晕。
这都还算正常。
穿着一整套格子睡衣,上衣紧紧塞在裤子里,额头上贴着去热贴,脚上只穿了一只拖鞋,毛茸茸的袜子穿了一半,只有脚掌套在里面,脚后跟赤裸裸的踩在地板上。
诶?
健人君,私下是这样的?
不不不,那可是就算只是去吃蛋包饭都要打扮的光鲜艳丽的中岛啊。
阿嚏!
胜利愣在门口迟迟不进屋,因为发烧脑袋没怎么在转动的中岛也就呆呆的推着门等在门口,终于因为外面的冷风打了一个喷嚏。
才后知后觉的回过神来的胜利,赶忙道着歉把中岛往房间里送,经过客厅时想着先把手上的东西放下,才犹豫一下就被中岛捉住了手臂。
比平时更高的手掌的温度透过外衣传递过来,胜利不解的看着本该回房间去的中岛。
胜利要干嘛…”
诶?只是要把花插好,把粥热一下而已…”
随便放在桌子上就好,先来陪我…”
???
胜利才意识到,眼前的中岛除了外型,似乎内在也不太一样了。
似乎还不放心似的,中岛不肯放手,胜利就这么被捉着手臂跟着回了房间,对于异常陌生的中岛不知该作何反应。
胜利就坐在这里…”
岛钻进厚厚的棉被里,拉上来把脸遮了一半,只露出一双发红的眼睛可怜兮兮的盯着被他按坐在床边椅子上的胜利。
胜利被盯的坐立不安,绞尽脑汁想着这种时候该说些什么好。
对了,健人君,上次那家…”
胜利终于找到话题说了一半,就看到中岛已经在床上安静的睡着了,被汗水打湿的前发搭在额头,长长的睫毛不安定的颤抖着。
生病的中岛好像个小孩子啊。
胜利坐在床边不小心就看出了神,从饱满的额头看到挺俏的鼻梁,怕中岛呼吸不畅把被子往下拉了一点,就能看到少有血色的厚实的嘴唇,像失去水分一般,有些干裂。
用什么湿润一下比较好呢,水,唇膏,或者舔一口。
惊于刚刚的想法,胜利再也没办法在这里待下去,蹑手蹑脚溜出了房间。
把花束插进客厅里的花瓶,又把粥拿进厨房热上,胜利有些脱力的站在灶台旁边。
我是不是也被传染了啊
摸摸脸,热乎乎的,就像刚刚握过来的中岛的手掌心。
生起病来不器用到极点的样子在脑海里赶不出去,胜利盯着锅里开始缓缓冒着泡的菜粥,又回忆起多年前还能坦荡荡的窝在中岛怀里睡觉的自己,现在记忆里也就只剩下对方身上那股好闻的味道了。
端了一碗粥进房间准备放在旁边的小桌子上凉着,胜利傻了眼。
…”
觉很不老实的中岛闭着眼睛还皱着眉头,被子早被踢到不知道哪里去,额头上的去热贴现在正粘在枕头上,而枕头已经掉在地上。
胜利叹了口气,放下粥,认命的捡起枕头,又把脑袋探出床边的中岛轻轻推回床上重新盖好被子,从被丢在一旁的拆了封的包装袋里拿出一张新的去热贴,撕去薄膜,才把手伸到上方,中岛睫毛颤动着,睁开眼了。
“……”
湿润的眼睛泛着红,迷迷糊糊的没有焦点。被这样的眼睛盯了一会,胜利咽了口口水,还是强行用略微发抖的手把中岛额头上的前发撩开又粘好去热贴,才坐回之前被中岛强行指定的位置。
健人君?
胜利…”
岛终于彻底醒过来,垂着眼睛和眉毛看着胜利,吸着鼻子,一副委屈巴巴的模样。
胜利抽了张纸巾递过去。
要不要喝点粥?
ううん…”
岛瘪着嘴摇头,鼻头因为刚刚擦的太用力红彤彤的,视觉上未免有些可爱。
…”
没有照看病人经验的胜利犯了难。
难受哦…”
???
胜利,我好难受…T^T”
佐藤胜利这下彻底呆住。
印象中的中岛从来没有示过弱,胜利早年甚至有些习惯性的躲在后面,即使他慢慢也可以独当一面后,中岛也永远仰首挺胸的闯在最前面。
难受哦好难受…”
哪、哪里难受?
僵硬着手臂又去帮中岛把被子塞塞好,胜利发现自己开口在结巴,意识到的瞬间身体更僵硬了。
我是不是要死了…”
诶?
呐,胜利,我是不是快要死了呜好难受…”
被包得像个粽子似的老老实实躺在床上的中岛整张脸都皱成一团,一边吸鼻子一边用带着浓重鼻音的声音哼哼唧唧。
不、不会啦,健人君不会有事的,喝一口粥好不好?喝完会好受些的,乖,就喝一口。
胜利反应过来,他已经无意识的在用像是对小孩子一样的语气说话了。
视中岛摇着脑袋哼哼呼呼的抗议,胜利把人扶起来,用枕头垫在后面,试图让他靠着墙坐起来。
好冰墙壁好冰T^T我要死了…”
立刻得到更强烈的抗议。
左看右看找不到更多靠垫,又被中岛捉着手臂不让离开房间,胜利憋了口气,坐到床上,让中岛靠着自己坐了起来。
胜利好温暖…”
岛终于靠着胸口老实下来,胜利一口气很快呼尽,才小心的试图调整呼吸,属于中岛的味道就铺天盖地的袭来。
脏在胸口里砰砰砰的跳个不停,情况有点牙白。
胜利?
万幸被身体上的不舒服转移注意力的中岛没有听到几乎要从胜利嗓子里跳出来的心脏的跳动声。
终于连哄带骗给中岛灌下去半碗粥,胜利都要怀疑自己出的汗甚至比中岛还要多。
再次让中岛躺下,又得到可怜兮兮的抱怨。
呜肚子那里好凉哦T^T”
胜利只好帮中岛把刚刚乱动而从裤子里抽出来的上衣下摆重新塞进去,才把人用被子紧紧裹住。
腾这一通,外面的天空已经暗了下来,胜利把床头灯打开,像是带着温度的鹅黄色的灯光撒在中岛脸上,甚至可以看得清脸颊上浅色的绒毛。
健人君,我该回去了。
岛的眼神比刚来时要清晰一些,亮晶晶的。
…”
被中岛用下目线这样看着的机会并不多,胜利很想多留下来一会,可是理智告诉他该回家了。
剩下的粥在保温瓶里,肚子饿了直接喝就可以了。那我走了。
胜利,今天谢谢你…”
拿着包退到房间门口,中岛把手从被子里探出来,小幅度的挥着手,眉毛还是垂下来的却挤出一个笑脸。
明天…”
胜利听到中岛小声的说。
终于不敢再去看对方的脸,落荒而逃。
靠在楼道的墙上等待电梯,胜利十分无力。
明天见。
明天到底该怎么见啊健人君。
轻的Center捂住了胸口。
END
彩蛋小剧场
so “胜利昨天去探望kenty了?
sr “嗯,是啊。
so “今晚我想着也去看一下,带什么比较好?
?!
so “胜利?
sr “呃,那个,你听我说,不去比较好哦昨天我去的时候感觉健人君不太开心别人去他家诶,而且那里都是感冒病毒啊昨天晚上我就觉得嗓子很难受了诶这样对工作会造成困扰哦,再说了今早不是见过了吗健人君看起来状态好很多了吧根本不需要去探望了你说对不对对不对对不对?
so “…”
mr “胜利君要不要喝口水?我好像看到你嗓子里冒烟了耶。
PR

コメント

プロフィール

HN:
No Name Ninja
性別:
非公開

カテゴリー

P 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