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やまい

ピアノ教室 fmkn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コメント

ただいまコメントを受けつけておりません。

ピアノ教室 fmkn

偷懒翘掉课后的社团活动,菊池冲回家趁着上补习班的弟弟妹妹还有工作的父母都没有回来,把书包随意丢在玄关,在不甚清爽的初夏时期把空调开到最低温度,又从房间拖出来那套冬季专用的厚实棉被,整个人窝在空荡的客厅里享受着难得的一人时光。

身边总是围着家人朋友,菊池也很喜欢热热闹闹的氛围,可14、5岁的年纪的少年也有难得的想要独自沉淀的时候。

说起来,隔壁的中岛是个独子,一定有很多自由的时间吧。

不需要和弟弟共享一个房间,不需要在不情愿的时候帮妹妹辅导功课,晚上泡澡大概用的都是最新鲜的而不是重复加热几次后的被家人使用过的热水。

说起来,中岛也没有加入什么社团,这个时间应该也是一个人在家。

习惯了和人待在一起的空间的菊池很快就对于一个人的时间不安起来,从棉被中爬出来随手抓起一本参考书就往隔壁走去。

没有什么特别的理由,被问起来原因就说是有问题想请教一岁年长的中岛哥哥好了。

咚咚。

敲过门后过了好一会才听到里面传来踢踢踏踏的脚步声。

“是…哪位?”

还挂着链子的大门打开一小截,里面露出眼睛红彤彤的少年中岛。

平时总架在鼻梁上的那幅略显老气的银丝眼镜不见踪影,说话的声音还带着浓浓的鼻音,只能看见半张的小脸上似乎还有些湿润。

“是风磨啊,抱歉,稍等哦。”

见来人是住在隔壁的菊池,中岛挤出一个笑容,把门关起来取下保险链才又重新打开大门,这下菊池能够看到还穿着学校的制服的完整的中岛了。

“怎么了,有不懂的问题想问我吗?”

注意到菊池捏在手里的参考书,中岛把人让进玄关,又从鞋柜里取出一双拖鞋,亮晶晶的眼睛里满是兄长的温柔。

“啊…哦、哦,有问题不太懂…”

中岛家的客厅是向阳的,与之连接的玄关也正好得到将要落下的夕阳的照射,面对着菊池的中岛被其背后的黄色朦胧的光线照射着,仿佛也要融入其中一般的暧昧不清。

菊池突然后悔这种时候来找中岛了,一种看到不该看的东西的罪恶感油然而生。

“中岛、你哭了?”

诶?

被一语点破的中岛急急忙忙用手擦着仍然通红的眼睛,这下连脸颊都因为羞耻而渐渐红了起来。

“要叫哥哥,还有我没有哭!”

菊池大致扫了一眼客厅,正看到摆放在窗户旁的钢琴上还散落着几页被翻看过的乐谱,歪在一旁的钢琴凳表明这人刚才大概是急急忙忙从练琴的途中跑来开门的。

“钢琴…很难吗?”

对乐器一窍不通的菊池走过去随意翻看着乐谱,果然上面净是他看不懂的陌生音符,组合在一起就更像是外星文一样让他完全不得其法。

脸背过去悄悄擦着眼泪的中岛羞耻的不肯回过头来看他,菊池只好走过去牵起那人的手把他拖来钢琴旁边。

“健人哥哥教我好不好?”

很会读空气的菊池在这种年纪就熟识如何说出叫对方无法拒绝的请求,故意用上平时绝对不会用的称呼,坐在钢琴凳上之后又捉着中岛的手腕把人按在身旁的位置上。

这里是DO哦,你弹弹看。手的姿势要这样。不对啦,不要那么用力嘛。

中岛是个又温柔又严厉的小老师,手把手的教导一时兴起的菊池恨不得把自己仅有的那点技巧都传授过来,而菊池在对方肩膀靠过来的瞬间就开始心不在焉了。

那个人身体的温度透着薄薄的制服衬衫传递过来,温暖又似乎带着无法言语的香薰一般让菊池的大脑一点点放弃工作。

学校的朋友在这个年纪已经开始和女孩子交往了,菊池自然也早早把自己的初吻交付了出去。第一次碰到女孩子的嘴唇的时候菊池甚至怀疑自己的心脏都要停止跳动了,虽然初恋结束的十分迅速,可那种心悸的感觉到现在都忘不了。

中岛的嘴巴,看起来,很好吃。

在黄昏的照射下后颈腾起薄薄一层汗珠的中岛都散发着诱人的香气,菊池不知道什么时候把手从琴键上彻了下来,反手捉住尽心尽力讲解的中岛老师的手腕,把人从侧对着的身体扭转为不得不面对菊池的姿势。

“风…磨?”

之前哭过的痕迹几乎消失了,只剩下眼角还飞着一点点红色的痕迹,带着一些天真和一些不解的望向菊池。菊池不知道中岛在自己的眼睛里看到了什么,只是那眼神中渐渐掺入些许不安。

菊池开始靠近的时候中岛有试图后退,可立刻就被没有捉住手腕的那只手按住后颈,上半身的动作被完完全全的限制住了。

“干什…唔!”

接触到中岛的嘴唇的瞬间,菊池加大了手臂的力量让以体势来说仿佛被自己拥在怀里的中岛没有挣脱开的空间,因为距离太近,那双带着不安的眼睛又慢慢从泪窝里渗出些许液体的过程都能看得一清二楚。

和女孩子的接吻止于单纯的唇瓣相贴,只是中岛这个人似乎连体内都散发出好闻的味道,从微微张开的嘴巴里不断刺激着菊池的神经,所以悄悄伸了舌头,想要更直接的品尝眼前这个人的味道。

坐高天生比一般人矮上一截的中岛渐渐处于被迫仰起头来的状态,来不及吞咽下去的不知道是谁的口水顺着嘴角流下,本来睁大的充满惊慌的双眼也慢慢变得迷离起来,加上眼窝里些许晶莹的液体,在菊池眼里俨然一副催情的模样。

终于被放开身体的中岛慌乱的试图捉住什么救命稻草似的,不小心碰到钢琴发出重重的一声。菊池这才像是突然找回丢掉的灵魂一般离开,一只手却像小孩子似的倔强的不肯松开中岛的手腕。

眼前的中岛仿佛和从前完全没有变化却又仿佛陌生的像是另一个人,不论是用袖口擦着嘴角的样子还是眼角那抹消不去的红,都刺激着菊池动摇不已的心。

“过来一下。”

不给中岛反抗的机会,菊池捉着他的手腕把人拖到属于对方的房间里,小小的一张单人床以及收拾整洁的书桌和內镶时衣柜组成了符合这个年纪的男孩的简单的个人空间。

把人压在床上时,平整的床单立刻浮起褶皱,菊池从中岛的嘴巴上移开,慢慢贴近起了一层薄薄的细汗的脖颈处,伸出舌头舔拭,嗯好咸,品尝到味道的同时也收获了对方身体的颤抖。

“等、等一下…唔、”

中岛发出平时从来没有听过的黏腻的声音,红色从眼角爬到脸颊又渐渐下移一直隐藏进紧扣的制服衬衫的领子里。

菊池微微抬起上身来,中岛就立刻蜷缩起通红的身体,胸脯因为不稳的呼吸上下起伏着,像是被人突然从海里丢上岸的鱼儿仿佛随时都会因为缺氧而死。

“中岛,可以吗?”

把身下人上衣的扣子全部解开,菊池才像是想起来什么似的询问着。显然没有想到会被征求同意的中岛眨着湿润的眼睛不知所措,似乎意识到这种时候不论是点头还是摇头大概事情都要往有些可怕的方向发展了。

同样还是少年身体的中岛的上半身绝对不是菊池和朋友看过的那些小电影里出现的煽情的样子,非要说的话,大概还是在白皙的皮肤上透出的粉红最为迷人了,嘴唇贴上去轻轻吮食,立刻就会变为颜色更深的红色。

年轻的欲望仿佛永远不知满足却又缺少经验,下一步该怎么办,下面该做什么。越被煽动越不知所措,菊池几乎要将中岛的身体从上到下完完全全印上自己的痕迹,对于之后发展的茫然越发明显。

中岛紧闭着双眼,睫毛抖动着,整个身体都在以难以发觉的频率颤抖着,之后会是什么,之后会被怎么对待,同样被挑起情欲的身体充斥着对身上的人的渴望与对未知的恐惧,两种认知冲撞着,本来就湿润着的眼眶很快再次温热起来。

“抱歉。”

似乎终于在心中得出结论的菊池用手敷上中岛最脆弱的地方,在他惊慌的要起身之前就把人稳稳的钉在床上,然后用不输给从小学习钢琴的中岛的修长的手指略显青涩的上下活动起来。终于被前所未有的刺激击的整个人都颤抖不已的中岛像是被抽去全身力气般,下腹染上温热的体液,脸发烫的很,却连抬起手来遮住自己的余力都没有。急促的呼吸渐渐平稳下来,就在中岛以为今天这场来的莫名其妙的闹剧已经到结束时就听到菊池今天的第二句“抱歉。”

然后双腿被以一种令人赤颜的姿势合并在一起,那之间又挤进来滚烫的东西,立刻意识到那是什么的中岛慌乱的试图挣扎,可仍然早就被人牢牢制住动作,只能徒然的捉着那双控制住自己的手臂。

“马上…就好了,忍一下。”

一直以来都觉得可爱的不得了的弟弟般的菊池脸上闪烁着奇妙的情欲的色彩,中岛不知觉竟然看直了眼,回过神来下腹这次被染上对方的味道。

发泄过后的身体还是精神都处于陌生的空白,菊池低头看着被自己弄的全身充斥着红色痕迹,以及小腹上那一小摊白色液体的中岛,一时迷茫起来,仿佛不记得刚才发生过什么也不知道下一步该做什么。

“风磨…?”

身下的人张开嘴巴,声音却沙哑的不像话,脸颊湿乎乎的不知道是泪水还是汗水。

这张从小看到大的好看的脸今天给菊池展现出太多陌生的表情,青涩又情色的,脆弱又渴望着什么。脑袋里乱糟糟的,菊池觉得这种时候自己应该说些什么,拼命在本该能言善辩的脑海里搜索着拿手的化解尴尬的话语。

可最终还是败给事后从心底涌现的强大的不知所措的恐惧感。

匆忙的整理好自己并没有脱掉的衣服和裤子,甚至不敢回头去看还倒在床上的中岛的脸,连丢在床角的那本参考书都忘记拿,菊池跌跌撞撞的逃回了自己家,把客厅的那床厚实的棉被拖回房间,整个人躲在里面,生怕胸口中心脏剧烈跳动着的声音会泄漏出来。

 
PR

コメント

プロフィール

HN:
No Name Ninja
性別:
非公開

カテゴリー

P 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