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やまい

ピアノの続き fmkn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コメント

ただいまコメントを受けつけておりません。

ピアノの続き fmkn

“晚上学校后门见。”

一边和关系好的几个朋友聊天,菊池一边给中岛发了邮件。

“风磨晚上来不来,一起打游戏?”

几个朋友已经约好放学后的活动,就等着菊池的答案。

“今晚吗?嗯……”

还在考虑中,握在手里的手机立刻震动了一下。

“好。”

来自中岛的邮件只有短短一个字。

“抱歉,晚上训练要很晚才结束。”

菊池双手合掌拒绝了朋友们的邀约。

菊池是学校篮球队的重点培养对象之一,等放学后的常规训练结束,夕阳已经一半都躲进远远的地平线下。在训练室里洗了澡又换了衣服,待队友都离开,菊池才背着包往学校后门走去。

这所高中的后门常年上锁,所以几乎没有学生会来这里,也没有警卫看守,菊池不紧不慢的走着,一边查看手机里的消息,大概两个小时前,有来自中岛的“到了。”的邮件。

还未靠近,远远就能看见后门旁边高高的围墙下歪着一个穿着和菊池同样制服的少年,背靠在墙上睡得香甜,脚边还散落着几个笔记本,看起来像是在学习过程中睡着了。

“抱歉。”

菊池走过去轻轻拍了中岛的肩膀,对方似乎被吓了一跳,立刻就醒了。

“嗯…没事,不小心睡着了。”

揉着眼睛说话的中岛让菊池有一种回到小时候的错觉。

“来我家吧,他们都去奶奶那里了。”

菊池蹲下来帮中岛把散落一地的笔记本收进书包,又自然的把两个人都书包都背起来。

“嗯…好。”

“要喝果汁吗?有苹果汁。”

“嗯,谢谢…”

菊池把包放在床边,又从楼下端了果汁回来房间。

中岛坐在小小的单人床上,双手捧着果汁小口的喝着,眼神里还带着些未睡醒的朦胧感。

“我在学校洗过澡了,待会你洗完穿这些就好了。”

菊池从衣柜里翻出来一套自己的T恤短裤,两个人身材差不多,中岛还要小只一点点,完全可以穿下。

“好…”

把喝完的果汁放在桌子上,中岛抱着换洗的衣服熟门熟路的找去菊池家的浴室,菊池躺在床上,等着中岛回来,有些迷茫。

两个人成为这种关系已经三年多了,从菊池中学二年级的结尾到现在高中二年级,年长一岁的中岛已经是高三的受験生了。

第一次是在中岛家,谁也说不清楚原因的开始,菊池把中岛按在床上,结束后又落荒而逃。那之后很长一段时间对于未知的莫名恐惧和罪恶感让菊池都无法面对中岛,直到隔壁的中岛妈妈来家里做客,中岛又被大人推进菊池的房间。

“要好好和哥哥相处哦。”

妈妈笑着把门带上了。

几天不见中岛还是那个带着银色眼镜,头发长长的男孩子,只是一向性格外向的他这次捉着衣角站在门边不肯靠近。

眉毛和眼角都垂了下去,抿着嘴巴,一脸很是困扰的样子。

看见中岛的一瞬间,菊池才意识到自己血管里的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嚣着让他去靠近,去触摸。

“唔!”

把手伸到中岛身后锁住房门,又在对方因为自己突然靠近而受到惊吓时一手按住脑后,一手死死圈住腰身,直直把嘴唇贴了上去。

和记忆中一样甘甜的味道无限诱惑着菊池,把在怀里不敢用力挣扎的中岛带到床边,两个人倒了上去,用体重把人狠狠压住。

“唔…放开…!”

顾及着客厅里的大人,中岛没办法发出太大的声音和动作,给了菊池机会两只手都被按在床上。

“呼…呼…”

制压住大自己一岁的体型相近的男孩,菊池也有些吃力,喘着气微微直起身来从上往下看着眼角发红,嘴唇闪着诱人光芒的中岛。

“拜托,让我亲一亲好不好?”

清楚中岛吃软不吃硬的性格,菊池有些难为情的开口了。

“真的只是亲一亲,我不做别的,好不好?”

刚才还一脸抗拒的中岛果然软了下去,眼神里仍有犹豫。

“嗯…”

菊池再一次吻下去时,中岛身体抖了一下却没有挣扎,眼睛也索性闭了起来,透过镜片,能看见中岛的睫毛在随着身体轻轻抖动。

之后的发展甚至记不太清,只是中岛不再反抗,菊池的行为也逐渐升级。

然后中岛升入高中,两个人的关系依旧,一年后菊池也考入同一所高中。

一开始只是亲吻和用手解决,很快菊池就无法满足于此,终于在他升上高二时做到了最后。

中岛当时整张脸都皱成一团,本来就爱出汗的身体像是被从水里捞上来般湿答答的,呼吸急促到菊池以为他的哮喘要复发了。

“不做了不做了,还好吗?”

急忙从中岛身体里退出去,菊池跪在床边很是慌张。

担心中岛的身体,也害怕出了什么事没办法和大人解释。

“好痛…”

似乎是痛出眼泪,红着眼角的中岛有气无力的趴在床上,瘪着嘴巴有些委屈。

“好了好了不做了不做了…”

不知道这种时候该怎么办,菊池只是不断重复着这句话,用手去帮中岛把因为汗水贴在额头上的前发拨开。

“明明风磨说会很舒服的…”

没有前发的遮挡,下目线的中岛带着些许被欺骗的受伤感的眼神直直撞进菊池的眼里。

…这个人是怎么回事。

无意识的一个眼神一个动作都撩的人心里痒痒的。

“过来吧。”

洗过澡的中岛换上菊池的衣服回来了,菊池从床上坐起来,拍了拍身边的位置,中岛却有些犹豫,站在门口没有动。

“洗澡的时候才想起来,明天加了训练。”

中岛有加入学校的足球队,已经高三又不是重点球员,并不是每一次训练都参加。

“啊…”

“抱歉,忘记告诉风磨了。”

中岛带着有些讨好的笑容慢慢脱掉上衣,露出最近开始锻炼而厚实起来的身体,走了过来。

“今天能不能不做到最后…?其他的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菊池撑在床上的手默默抓紧了床单。

中岛是个天生的煽动者,菊池有时候怀疑他自己也意识不到说出来的话会导致什么样的后果。

“…过来吧,用手就可以了。”

菊池在心里叹了口气。

两个人的开始是菊池单方面的,渐渐中岛也享受其中,会舔着嘴唇,眨着亮晶晶的眼睛看着靠过来覆盖在自己身上的菊池,情急之时会去捉菊池的手放在下面,皱着眉头说,“风磨,摸摸这里,好难受…” 

菊池偶尔会觉得中岛似乎离不开自己,做那种事的时候总是全身心贴过来,恨不得两个人之间没有距离,可是其他时间里,中岛却从来不主动。

试过一个月没有主动联系,那边就真的连一个标点符号都没有发过来,菊池甚至以为两个人的关系就要这么结束了,终于忍耐不住,堵在隔壁家门口,看见人从电梯里走出来的瞬间就连拉带拽的拖进楼梯间。

纵使心里有无数个为什么,处于这种病态的关系中菊池很清楚自己没有任何立场去质问中岛,所以把人压在墙壁上,气喘吁吁,开口嘴却什么都说不出来。

“あ、風磨、久しぶり。”

菊池简直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在他暗暗纠结了一个月后,中岛却能一脸清爽的说出这句话。

“…”

“会いたかったー”

好想你啊。

菊池有些迟疑的看着中岛的眼睛,可那里面真的存在寂寞和委屈。

为什么不早点来找我?为什么不联系?

“唔…”

带着中岛特有的味道的吻迎了上来,两个少年在空无一人的楼梯间里交缠着。最后菊池还是什么都问出口。

“ふーま…”

平时早已看惯的床单,枕套,都因为赤裸着身体躺在上面的中岛而变得不同,菊池小心翼翼的用手帮中岛抚慰着精神的地方,嘴唇贴在他最为敏感的耳边。

很快要到达顶点的中岛眯着眼睛,在半张开的嘴巴里若隐若现的艳红的舌头,随着菊池手的动作从额头缓缓滑下的汗珠。

“い、いっちゃう…もう…”

“いいよ、いっていいよ”

结束后中岛胸口起伏着喘着气,眼神里的色气和慵懒还未来得及退去,又伸了手过来。

“风磨还没有吧,我帮你…”

“不用了,你去洗一下快回家,明天还有训练吧。”

“诶?那风磨会很难受啊…”

“…我自己会解决的,没事。”

中岛终于拖着还略微倦怠的身体去了浴室,菊池用纸巾擦去手上异常量多的粘稠液体,有些脱力的靠在墙上。

只是看着对方高*潮时的脸就也一起she了这种事怎么可能有脸说呢。

从病态的开始菊池就没有理清楚他在这种感情中寻求的是什么,也就更不可能有余力去猜测到中岛的态度,只是随着时间推移,越发患得患失。

暗暗给自己定下联系中岛的频率,不然就会忍不住每天想要见到,面对中岛无意识的煽情的话还要硬是忍了下来。明明是那样的开始,中岛被自己弄哭的次数也不是一次两次,最近却越来越怕他哭泣的脸,甚至只是因为快感而渗出的生理性眼泪都会戳的菊池心里哪里隐隐作痛,一次又一次的确认对方没事才能继续下去。

再过不久中岛就会参加入学测试,没几个月后就会升入大学。他会在那里遇见什么样的人又会过什么样的生活呢。

菊池明白大学和单调的高中不同,即使家仍旧在隔壁,即使自己考进同一所大学,一年的差距已经足以改变很多东西,唯一把两个人绑在一起的关系却是无法说出口的秘密。

我们…到底是什么关系呢。

“中岛…”

小小的房间里回荡着菊池自言自语的声音。

PR

コメント

プロフィール

HN:
No Name Ninja
性別:
非公開

カテゴリー

P R